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笛子艺人 > 正文

东阳草根艺人自办民乐演奏会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4-15 浏览:
导读:(19日)明天晚上7点,在金东区施光南音乐厅里将有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出琴韵薪传民乐演奏会。之所以说它别开生面,是因为它不是一场正式的商业演出,而更像是一场民乐爱好者的PARTY;演奏会的主角不是专业的民乐演奏家,而是东阳一位钻研民乐数十年的民间艺

  (19日)明天晚上7点,在金东区施光南音乐厅里将有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出———“琴韵薪传”民乐演奏会。之所以说它“别开生面”,是因为它不是一场正式的商业演出,而更像是一场民乐爱好者的PARTY;演奏会的主角不是专业的民乐演奏家,而是东阳一位钻研民乐数十年的民间艺人徐福仁,他要和他的家人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弟子们同台献艺,为的是能让弟子们在一起“聚一聚”,同时也对自己坎坷的音乐历程做一次回望。

  今年60岁的徐福仁从小酷爱民乐,他只读过一年书,认识的字不满一箩筐。后来当过兵,做过木匠,也当过老师,却凭着对音乐的喜爱和一股子执拗劲,走进了音乐殿堂。他称自己是“下里巴人”,普通得像一位乡下老农,生活也不富裕,但碰到“阳春白雪”的音乐,他就变得激情四射,神采奕奕。他说:“我生命的一半是音乐。”事实上,他生命中的另一半———家庭也从属于音乐……

  徐福仁出身贫苦,年幼时被过继给了养父母,他只读了一年书就辍学回家承担起了繁重的家务农活。困苦的环境中,音乐成了他最美好的慰藉。一有空他就上山砍竹做笛子,练习指法,家里人觉得他不务正业,经常把他的笛子折断,谁想没几天他又做出一支来。那时候,只要有戏班子来农村演出,徐福仁就会跟着戏班子到处跑。闲时,他喜欢跟村里那些会吹拉弹唱的老人和流浪艺人扎堆说线岁那年,徐福仁到富阳的洪赤手工艺社做学徒。一天,他与师傅到城里买粮,看见码头边上有个全身上下脏兮兮的流浪汉在吹笛子,一曲接一曲优美的笛声传来,徐福仁听愣了。许久,流浪汉问他:“你是不是想学?”他忙不迭地点头,转念一想:艺社里不是缺一个做饭的吗?他急忙央求师傅带上流浪汉,并且保证自己以后多干活。师傅点头答应了。

  徐福仁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流浪汉竟然是福建省邵武市越剧团团长胡文海,因为被错划为才逃到富阳。此后,徐福仁跟胡文海同吃同睡,胡文海做饭,徐福仁就给他烧火、打下手,两人的关系比亲人还亲,胡文海把笛子的技艺、指法悉数传给徐福仁。8个月后,胡文海得知自己平反的消息,师徒俩依依惜别,因为走得匆忙居然连各自的姓名也没有留下。徐福仁说:“我只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姓,30年来写了无数封信,都退了回来。”2002年,徐福仁在东阳实验小学教音乐课,一天,学校从福建新进了一批笛子,徐福仁去看,却见送货来的人正是分别了30多年的老师胡文海,两人激动不已,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16岁,徐福仁参军入伍,因为会吹笛子被编入文艺宣传队,部队还送他去上海音乐学院进修。他接触到了更多的乐器如琵琶、二胡等等,后来还曾担任南京军区前线年兵的徐福仁复员回乡,先是在巍山高中任教,随后又到兰州青年歌舞团担当琵琶手,两年后歌舞团解散了,他只好留在兰州做木工,这一做就是18年。

  1996年,已经在兰州成家立业的徐福仁,考虑到三个孩子要接受更好的教育,决定返回东阳。回到故乡,他几乎一无所有,孩子们跟着他租住在阁楼,每个月还需在兰州的妻子寄生活费过来。“那时真是苦了他们,我也没办法,只好让妻子卖掉兰州的店铺,过来帮我带孩子。”但就在那两年,徐福仁到虎鹿建起了民乐队,在金华市夺得大奖;随后到东阳实验小学、吴宁四校、吴宁二中教音乐,在东阳渐渐有了些名声。1997年东阳“八一”建军晚会,他们一家五口同台献艺,以古筝、琵琶、箫、大提琴和小提琴合奏《春江花月夜》,至今还为人津津乐道。

  10多年来,徐福仁在多所中小学校担任民族器乐的教师,尽心竭力进行民乐普及,并在金华市率先把小提琴带入小学课堂。他强调让学生先懂得音乐,享受音乐,而不是纯粹地学习指法、技巧,“我教的学生,即使一年下来一支曲子也不会弹都没关系,只要路走正了就可以。”这些年,由于颈椎、腰椎的病痛日渐加重,徐福仁辞去学校的工作,在家里开了个音乐培训班,学生们纷纷慕名而来。对于自己带的学生,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他们能在音乐的道路上走得比他更远一些。就像他常常对儿子徐安文说的:“你在班上可能已经是佼佼者,但是,你必须超越我!”

  虽然自己从来不把器乐等级当回事,但徐福仁培养出来的学生在器乐考级中成绩突出,二胡、琵琶、笛子、古筝等有多名学生通过业余十级及全国专业级别考试,许多学生由此走上了专业音乐道路,考入高等艺术院校。由他自己严加管教一手培养的三个孩子更是出类拔萃,已参加工作的大女儿徐文静是古筝十级,儿子徐安文是浙师大音乐学院的学生,吹拉弹唱样样都会,琵琶十级,还自学了萨克斯;小女儿徐文娟是二胡高手,今年刚刚考入浙师大音乐学院。

  与此同时,徐福仁潜心研究乐器的改良和创新,为了改善笛子的音色,他尝试用红木做笛子,经过11次试验后,现在已经基本成型。

  徐福仁自己从来没想过要给自己办演奏会,总觉得不太合适。但是,为了能让学生们有一个相聚和交流的机会,他还是决定办这台演奏会,“我这些徒弟,大的40岁了,小的才7岁,能凑到一起的机会也不多。”其实,这台晚会也并非全部出自他的意愿,他的学生们希望把这台晚会当做献给他60岁生日的礼物。这些天,徐福仁严格督促手下的学生勤加练习,而学生们也很刻苦,丝毫不敢懈怠。

  参加这台演奏会的演员总共有34人,除了徐福仁一家五口齐上阵外,其他29名都是他的学生。这些学生虽然年龄不大,但级别都不低,有四五人已经在各大专业音乐院校深造,如在西安音乐学院的金大超、广州星海音乐学院的董姝琳等。整台演奏会有14个节目,大概需要100分钟,分上下半场,中间休息10分钟。演奏会上所使用的乐器有琵琶、古筝、笛子、二胡、箫、小提琴、大提琴及打击乐器,曲目大都是经典民乐,其中,古筝、小提琴和箫合奏的《渔舟唱晚》、16把琵琶合奏《阳春白雪》、二胡齐奏《赛马》等各具魅力,来自西安音乐学院的金大超的笛子吹奏《秦川抒怀》,阳刚大气。最后压轴的是徐福仁全家合奏《春江花月夜》。

责任编辑:admin
凯发网址版权有所 ?2018凯发网址 copyright 设计制作: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