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笛子艺人 > 正文

尼泊尔徒步第一天:闯进农家找饭吃用中国笛子跟当地艺人玩合奏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4-01 浏览:
导读:徒步旅行(trekking)最早专指19世纪60年代在尼泊尔一带的远足旅行。此后,这种旅游方式开始在全球扩张。尼泊尔因为拥有丰富的徒步资源和完善的服务设施,成为近乎完美的徒步圣地。在这个徒步天堂里,共有8座海拔超过8000米的雪山(全世界共有14座)。最负盛名

  “徒步旅行”(trekking)最早专指19世纪60年代在尼泊尔一带的远足旅行。此后,这种旅游方式开始在全球扩张。尼泊尔因为拥有丰富的徒步资源和完善的服务设施,成为近乎完美的徒步圣地。在这个徒步天堂里,共有8座海拔超过8000米的雪山(全世界共有14座)。最负盛名的徒步线路当属环安娜普纳(Annapurna)地区线路及珠峰(Mr.everest)地区线路。

  安娜普纳地区位于尼泊尔北部、喜马拉雅山中段,传说中,Annapurna是湿婆大神的妻子,这位女神掌管着收获与富裕,在整个山区有五座山峰以她的名字命名,其中8091 米的世界第1十高峰Annapurna Ⅰ峰和7939 米的Annapurna Ⅱ峰像两道巨门守护着喜马拉雅。安娜普纳山脉高峰林立,海拔7000米以上的雪峰就有7座,从海拔不到1000米的安娜普纳峡谷底部到海拔8091米的安娜普纳峰顶,环境变化令人难以置信。一路向上,可以充分领略到从亚热带到严寒的高山气候的变化。其中靠近主峰的玛察普察峰,以锐利挺拔的角峰著称,景色瑰丽;南缘的鱼尾峰(Machhapuchhre)峰顶一分为二,状似鱼尾,已成为尼泊尔旅游的一个重要象征(另外一个自然是众所周知的那对大佛眼了)。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开发,人们在安娜普纳群峰之中开辟出了无数条徒步线路,每一条线路都可以令行者轻松与雪山亲密接触。其中最主要的三条徒步路线是:Jomsom 、 Annapurna Sanctuary (A.B.C)和 Annapurna circuit(大环线)。具体如下:

  Jomsom:它是大环线的一部分,可在博卡拉坐小飞机飞到Jomsom再沿环线下行,一路向南走到Nayapul止。看一路的Dhaulagiri峰(海拔8167米,世界第7高峰)和沿途的藏族村庄,另外,沿线温泉无数。

  ABC:将Phedi和Nayapul作为进出入口,直上Annapurna大本营(ABC),日出景色无敌。全程来回7天左右。回程亦可绕道去Poon hill一游。

  安娜普纳大环线:自Phedi始,绕Annapurna一圈。官方标准行程22天。整个大环线的徒步过程经历了从海拔700米到5400米的跨度,强者15天能走下来。

  对那些体力较差又想亲密接触雪山者,还有一至四天的短途线路可供选择。比如:Royal Trek(英国王储查尔斯当年走过的线路)、Poon hill circurt(小环线)等。Poon Hill位于Ghorepani村之上,早上5点起床攀之,可见雪山日出,世界第七高峰Dhaulagiri、第十高峰Annapurna南峰、神山machhapuchhre一律金光灿灿、近在眼前。

  上图中的红色路线是安娜普纳大环线,也是该地区最长的徒步路线天左右。其中黄色部分是公路,可乘汽车。Nayapul是公路与徒步路线的连接点,通常这里也是徒步的起点或终点。

  上图中蓝色线路是ABC+Poon Hill,如果单走ABC可从Phedi上,Naya Pul下,上行需4至6天,下行稍快。如果下行时没有直走,岔去Poon Hill,上下行则各需4天。

  我们原本打算走大环线日注射第四支狂犬疫苗,而狂犬疫苗必须冷藏保存,无法携带。所以,我们只有7天的徒步时间,而且我们不想走Poon hill这样毫无技术含量的线路。因此,ABC就成了我们的唯一选择。开心的是,一路有那么多朋友共行。

  花花:北京爷们儿,黑瘦,日常打扮为上身一竖条纹花衬衫,下着迷彩裤,脚踩军胶或溯溪鞋,几乎看不见这厮换衣服,还创造了连续40天不洗澡的记录。还有就是70L的大包不离身,据说是因为里面装了房产证的缘故。此君流传于坊间的非著名口头禅:1、注意北京人的国际形象;2、发财靠算计。

  来福:天津小哥儿,属猪,身材一流,长相甜美,似乎还带俩小酒窝,秉性敦厚,最大的心愿是晒成印尼人。

  游神:武汉人,徒步爱好者或者说尼泊尔徒步爱好者。人如其名,每年也大把时间在外面。此公五官长得颇具立体感,虽然骨子里是纯粹的中国人,外形上却可以把他当成南亚任何一个国家的产物。在徒步的后几天,据说跟尼泊尔背夫同行的此公曾数次被其他队伍的背夫们错当成同行。

  ATM:武汉人,大姐大级人物,毫无徒步经验,乃一出行前把我们的急行军想象成腐败游的超人。所以,自然地,她穿一双适合长时间逛商场而非徒步登山的休闲鞋。

  徐MM:武汉人,小巧玲珑,与村妇有得一拼,话不多,我们后来在博卡拉的Vagabon宾馆又一起住了近一个礼拜。

  季凯:皇帝本家,毕业一年没上过班,自行车运动爱好者,骑行进藏的小牛人,不修边幅,那几根跑出鼻孔的毛毛特别惹人注目。热爱自拍,通常是小相机一支,非常妩媚地躺倒,多数情况下是背影或者大腿冲镜头。

  榕榕:很不像上海人的上海MM,为人大度豪爽,非常有母爱。在嗲风盛行的上海滩,榕姑娘对户外和徒步的狂热可谓超越无极限。皇帝哥哥夸她:小蛮腰真性感。

  老王:南京人,地产行业从业者,最大的外形特征是“聪明脑袋不长毛”,此次出行属于寻找人生新起点之类的迷茫主义者,背一个很厚实的军绿色帆布包,内装足够半个月食用的食物,全部made in china。他带的南京盐水鸭最后第二天被大家瓜分完毕,结果还被季凯损了一句:中国产可以开发票报销!

  老鼠皇帝和首席村妇:不说了,就是我们这对儿“神仙眷侣”,没事喜欢斗嘴,皇帝多才多艺脾气火爆非常大男子主义,村妇还没学会驭夫之道不太懂以水覆舟经常尝试以暴制暴,所以总是PP挨揍。

  介绍完队伍成员和我们即将要领略的ABC,徒步之旅也正式宣告开始。我们一行10人只有游神和ATM两人合找了个背夫,其余人等皆笃信这么成熟的路线,还找背夫?集体扔一个鄙视眼神儿。事实是之后几天,通常都是背夫落后,榕榕第一个冲上休息点帮大家找好客栈。反倒是背夫沾了我们的光从店家拿了不少好处。

  今天,我们早6点起床,在峨嵋宾馆吃早饭兼等车。昨日预约了一台小面包车,8点45分车到Nayapul,这里也是我们的起登点,海拔985米。前面说过,今天是皇帝的第三针狂犬疫苗注射日(第四针7天后注射),为了能够徒步,我们昨日便在博卡拉的费瓦医院买了疫苗并寄存在峨眉宾馆的冰箱里。村妇将药物充分混合后吸入针管交给榕榕姐姐,由其代扎。实在是不敢亲自动手在皇帝胳膊上扎洞洞啊。

  注射完毕,众人全副武装开始徒步。除了游神和ATM一身轻装,其余人等均是自己背一路所需必需品,我们俩的清单:

  3、季德胜蛇药、感冒药、四消丸、保济丸、清凉油、防蚊水、钙尔奇、善存、VE;

  4、头灯、护膝、太阳镜、帽子、头巾(这个超级有用,冷了可以当帽子围脖儿,太晒时还可以扮下蒙面超人)、手套、水果刀,木棍(拐杖);

  每次看到这样的场景皇帝就想骂人。欧美游客的思维方式乃纯市场化,他们认为双方只要谈妥价格并且互相接受后,就可以将所有东西都往背夫肩上压。MMD,上个山您老带那么东西干吗?背夫也是人啊,太没人性了。

  9点15分,到达此行第一个check post:Birethanh.盖完章登完记后我们就算彻底将自己交给了ANNAPURNA。尼泊尔徒步登山服务非常完善,从办理登山许可证开始到此处的检查站,看似松散实则环环相扣。工作人员会详细登记每一个登山者的信息,并不仅仅是为了检票,也是为了更好地为游客服务,以便万一出现危险,可以在第一时间查出在哪个位置出了问题,从而实施营救。

  过了检查站,一路逆水而上,青山绿水,人家不断,山中的小村子鲜花烂漫,山里人家的房子都装饰得非常漂亮。沿途供给非常成熟。

  村妇虽然是第一次在高海拔地区如此连续高强度徒步,但好在一直都处于得瑟状态,即便在家,也能在皇帝的威逼利诱之下(实际上几乎全是威逼)坚持健身运动,逢周末还会跟磨坊驴子们一起野一野。所以,算是有些基础。相较之下,队伍中的富姐ATM就显得惨烈很多。这位姐姐40岁左右年纪,是否坚持运动不好说,反正徒步是第一次。据说上山前她还一直以为我俩是腐败游,奈何我们的队伍几乎是急行军状态,除了村妇相对较弱(其实村妇也蛮强的),其他全是强驴。所以,几个小时下来,即便我们走走停停地等她,她依旧是被远远落在了后面,只留了背夫陪她。

  途中在水边休息,徐MM跳起来大叫蚂蟥。村妇低头一看,发现一柔软而恶心的小身躯正在歪歪扭扭使劲地往自己的鞋子里钻,吓得直接将鞋子甩了出去。亏了来福正在抽烟,赶紧用烟头将其烫出。

  10月中旬还不是最好的徒步时间,还有些热,村妇衣服湿透,四下张望找不到隐蔽处,在皇帝的鼓励下干脆令众男子转过身去,乘前后无人当街脱衣。绿野静寂,雪山含笑,现在回想起来只能感慨原始啊原始,这般动作在平常日子是断然做不出来的。

  中午时分,我们的11人队伍分成了两组。我俩和花花、榕榕、季凯走在前面,后面6人已不见踪影。午后13点左右开始找饭店吃饭,皇帝看中了村中一家外墙刷成蓝色的极为漂亮的房子(上图)。艰难下降后才发现被我们以为是饭店的房子竟然只是一户农家。幸运且令我们意外的是主人家的女儿Aita是大学生,英语咔咔好。由于我们是她家有史以来接待的第一波外国游客,所以问价钱时人家说“你们看着办吧”。

  谈妥价格后,Aita家两个高压锅同时开工,一锅在煤气灶上煮菜,另一锅架在柴火堆上做饭。

  一个小时后,我们吃了一顿无比地道的尼泊尔餐DOL PHA,配以我俩带的西红柿蛋汤,大家吃得无比开心。

  饭毕,我们又参观了一下Aita家。Aita是Gurong族,属于此地大族,家中除了父母双亲外,另有姐妹三人,家庭条件不错。卧室兼餐厅摆放了3张单人床,墙上挂了好几幅放大的照片;床铺之间是长条餐桌,餐桌一侧的靠墙位置有一个与墙同宽高的架子,跟藏民一样,他们习惯将所有餐具悉数摆放整齐、一一陈列,喝不同饮料还配备了多种款式的杯子,讲究!而且家中竟然还配备了卫生间和浴室。山中人家有如此境况,实在令我们诧异。

  饭后大家拍集体照,向她们打听去Chumrong的路,幸运的是一位老太太要回家,能和我们先走一段相同的路,于是我们便跟随她而去。下到一小村庄,遇到游神等人,得知两件事:

  一、我们今天的目标是Gandruk,明天才去Chumrong。好家伙,如果不是遇到他们,我们几乎用一天的时间走完了两天的路程;

  二、他们走错了路。我们这组人在半山腰选择了继续向上爬,而他们却选择了一条貌似更好走的路下到河谷。所以,不得不再次向上攀登,足足比我们多走了1个半小时的冤枉路。而且还没有午饭吃,只是啃了些干粮。无比凄惨!

  看到一个年轻人将老父亲放在筐子里背在身后。这就是山里的人生,生老病死,一切都在肩膀上。

  在快要攀登到顶时,众人的体力几近透支殆尽。这时,皇帝和遇到的当地人的一阵激情合奏大大鼓舞了队员们的斗志。

  继续一路上升,终于在晚17点左右到达Gandruk,大家几乎都已精疲力竭,ATM更是在我们住下后才姗姗来迟。我们先到的几人留几人看包,村妇、榕榕和大包不离身的花花去找GH。在几乎踏平整个村庄后,我们选中了海拔最高、位置最好的Annapurna GH。山上的住宿条件一般都不怎么好,所谓棉被看上去黑乎乎脏兮兮,而且非常薄。所以,睡袋必不可缺。而且随着海拔的升高,床位供应能力下降,睡餐厅打地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睡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话说晚饭时,ATM大发脾气,和游神狠狠地口角了一番。在徐MM和榕榕多番好言相劝后,才下楼吃饭。哎呀呀,难伺候啊。

  我俩的房间在最头上,推窗即可见雪山。看来明早我们可以缩在被窝里看日照金山了。无比期待。

  山中气候瞬息万变,傍晚的时候经常会起雾,但是早上通常都能很清晰地看见雪峰。

责任编辑:admin
凯发网址版权有所 ?2018凯发网址 copyright 设计制作:主页